轉發

 

“你覺得呢,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獨處的時候,該幹些什麼?”他俯身,對著我耳邊吹氣。

 

他不會是想……

 

一股熱氣橫竄腦部,我下意識的往後退。

 

“現在才害怕,是不是晚了點。”放在我身上的手加重了力道。

 

“我長得很難看!”他這樣說過我,希望嫌棄這種長相。

 

“看得見,不用專門聲明。”說著,拉我走向大床。

 

“我,我,我不是處女!”

 

“呵,就這麼著急向我宣告你的功夫嗎,放心,我等下就會知道了。”說完,把我撲到在。

 

“你,你不能這樣……”我不斷的往後挪動。

 

“這個地盤有什麼我不能做的?”他拉住我移動的身子,向下一扯,然後覆在我身上!


“求求你,不要這樣……”我實在想不通,他隨便找個人都比我漂亮,為什麼非要對我下手。

 

“小貓,你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。”我的抗拒讓他不悅。

 

他欺身壓著我,頭一次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,居然發現他有著長長的睫毛

 

睫毛下的紫眸……淡漠近乎透明,薄薄的嘴唇訴說著主人的寡情冷性……

 

還是那個字,美。

 

見到他的時候就是這種的感覺,雖然不該用美來形容一個男人。

 

這樣一個男人或許會給我留下很多好感,畢竟,他美得像天使。

 

只是沒有如果,因為我深知他的冷血無情,他對其他生命的視如糞土。

 

而眼前的男人,絕對是惡魔的化身!所以,讓我害怕。

 

“乖乖聽話。”他親昵的添著我的耳朵,氣息卻是冰冷的。

 

“不!”我突然掙紮起來,“不要,我不要……”

 

可是越掙紮,越絕望……我的氣力在他面前什麼都不是。

 

他的手已經探向了我的衣服,可他卻不急於扯開它,而是慢慢的有條不紊的解著我的衣扣。

 

當初留下來,就意味著要犧牲某些東西……

 

我乖乖的躺在再不掙紮了,心,卻很疼。即使什麼都還沒有開始,卻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骯臟……

 

“不害怕我即將對你做什麼?”他撫著我慘白的臉頰,戲謔地說。

 

“如果我說害怕,你會放了我嗎?”我淡淡地問,滿眼哀戚。

 

“當然……不會。”

 

  ”那我害怕有什麼用。”

 

他突然雙手捧著我的臉,就像捧著一件稀世珍寶,說出的話卻讓人背脊發涼

 

“我真想割開你的小腦袋看看,那裏面究竟裝著什麼東西?”

 

我直視著他:“不用那麼麻煩,我告訴你那裏面是滿滿的愛。”

 

身上的男人眼睛已經危險地瞇了起來:“看來要先教會你一件事,我可不習慣懷裏的女人想著其他男人。”

 

下一刻便裂帛聲音響起,他撕裂了我的衣服。

 

他粗魯的撕磨著我的唇舌,很疼,可是我緊緊的抿著唇,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。

 

他的嘴唇移向我的窄肩,狠狠咬住,我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 

與此同時,他猛烈的貫穿了我,“疼!”劇烈的疼痛讓我尖叫,猝然的讓我弓起了身子,忍不住開始聲吟著。

 

“疼你才會記住壓在你身上的男人是誰。”

 

他專註我片刻,輕笑一聲,然後毫不留情的抽動。

 

不知道過了過了多久,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,我的神志有些恍惚了。

 

男人強壯的身體依然壓在我身上,的像一頭兇悍的野獸,吞噬著我疲憊的身體。

 

陷入昏迷之前,迷糊聽到一個略微嘶啞的聲音:“他真是瘋了,才會把你送來這裏……”

 

然後,失去了知覺。

 

悠悠轉醒,覆在身上的男子仍在律動著,力道兇猛。

 

已經過了多久了?腿窩處的肌肉酸軟發麻,那是大腿被掰開多時的表現。

 

“不要了,放開我。”

 

我無力的低喃,腦袋無意識的擺動。

 

“醒了小貓,你嘗起來味道很特別呢,你看,我要不夠你了。”

 

他捧起我的臉深深吻著我的唇,少了最初的殘暴。

 

“唔……”想掙紮的,卻沒有一絲余力。

 

眼一黑,又昏迷了過去……

 

當我恢覆意識的時候,感覺身上的力氣完全被抽走了,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。

 

身體裏的每一根骨頭都在叫囂著酸痛,每個關節都是酸軟的。

 

肩部他狠咬的傷口還在滲血,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淤痕!

 

傳來可怕的痛感,我摸到那些黏稠,一看,是男性的液體混合著我的血……

 

被那個瘋子的碩大如此粗暴的對待,我該慶幸沒有自己還沒有斷氣麼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愛麗絲  的頭像
愛麗絲

愛麗絲的瘋狂幻想世界

愛麗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好好看!這還會有續集嗎?